巢氏認出消渴生癰之故

存仁

《糖尿病》之七

隋、巢氏病源候論寺消記載最詳。認出血中不清,熱氣留阻經絡,血氣壅澀而致生癰,正是與西醫所說糖分注入血中的原理相彷彿。巢氏的條文如下:

h 19 8a

甲:消渴候,夫消渴者,渴不止,小便多是也。由少服五石諸丸散,其病變多發癰疽,此坐熱氣留於經絡不引,血氣壅澀,故成癰膿。…五氣之溢也,名曰脾癉。夫五味之入於口,藏於胃,脾為之行精氣,溢在脾。

乙:渴病候,五臟六腑皆有津液,若臟腑因虛實而生熱者,熱氣在內則津液竭少,故渴也。夫渴數飲,其人必眩,背寒而嘔者,因利虛故也。診其脈,心脈滑,甚為善渴,其久病變成癰疽。

丙:渴利候,渴利者,隨飲小便故也。由少時服乳石,石熱盛時,房室過度,至令腎氣虛耗,下焦生熱,熱則腎燥,燥則渴,腎虛又不得傳制水液,故隨飲小便,以其病變多發癰疽,以其內熱小便利故也。小便利則津液渴,津液渴則經絡澀,經絡澀則榮衛不行,榮衛不行則由熱氣留滯,故成癰疽。

丁:渴利後發瘡候,渴利之病,隨飲小便也。此謂服石藥之人,房室過度,腎氣虛耗故也。下焦生熱,熱則腎燥,腎燥則渴。然腎虛人不能制水,故小便利。並腎利雖瘥,熱猶未盡,發於皮膚,皮膚先有風濕,濕熱相傳,所以生瘡。

這幾條說出生瘡癤,而指出了「熱氣留於經絡,血氣癰澀,故成癰膿。」幾乎把糖分留滯血中的原理。

但病源方面,巢元方總以為是甘肥太過,房室太過,腎氣虛耗之故。他尤其認為是喜服五石散之故。可見隋唐之季,盛行吃五石散作為修道長壽之劑。到清代,除紅樓夢中的賈赦尚相信服五石散外,近人早已沒有進服金石煉丹的迷信了。而現在人事日繁,消渴病人且日益增多,可見與五石散無關。祗是巢氏說過脾癉一節,脾不能運化糖分,恰與近世發明的此症是脾臟(所稱膵),可稱相符,但人事太繁,酒食女色我也相信總歸有連帶關係。(文:存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