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話有19個聲母

曲則全

《潤物細無聲》

由1980年代開始,香港、珠三角等粵語區與中國大陸其他地方頻密交流後,不少粵詞都屬官話,例如 巴士(bus)、「貼士」(tips)。

21 5 tt2

有時,這類詞在北方話會變身,例如粵語「搭的士」官話變咗做「打的」。

粵語有相當複雜嘅聲調系統,同官話差距很遠。粵語相當完整保留了古漢語的入聲,而重由陰入分化出中入。標準粵語有六個聲調,分別:陰平1、陽平4、陰上2、陽上5、陰去3、陽去6。關於粵語發音同拼寫,詳見粵語羅馬化方案(粵語拼音或粵語羅馬字)、粵語發音。

廣東話有19個聲母、56個韻母,另有兩個鼻音獨立韻,當中包含三個入聲的聲調。

19個聲母包括:b (波)、p (棵)、f (科)、d (多)、t (拖)、n (挪)、l (囉)、g (哥)、k (啟)、h (開)、gw (歸)、kw (規)、w (威)、z (劑)、c (棲)、j (曳)、m (摸)、s (西)、ng (危)、(?)(啊)。其中,(?)又係「零聲母」,沒有起始的輔音,例如「亞(‘aa3’)」同「愛(‘oi3’)」。

56個韻母,因為部分韻腹冇韻尾,每個韻腹都同每個韻尾產生組合。呢9個「韻腹」是:aa (沙saa)、i (詩si)、u (夫fu)、e (些se)、o (疏so)、a (新san)、yu (書syu)、oe (靴hoe)、eo (詢seon)。八個韻尾分別是三個入聲韻尾:-p (濕sap)、-t (失sat)、-k (塞sak);三個鼻音韻尾:-m (心sam)、-n (新san)、-ng (生sang);兩個半元音韻尾:-i (西sai)、-u (收sau)。此外還有兩個「鼻音獨立韻」:m(唔m4)、ng(晤ng6)。

按《粵語拼音方案》(「粵拼」),可分為六個聲調。

括弧內的數字就是「粵拼」注聲調的數字:「陰平」(1)、「陰上」(2)、「陰去」(3)、「陽平」(4)、「陽上」(5)、「陽去」(6),即陰聲(高音)1-3同陽聲(低音)4-6的「平」、「上」、「去」,而入聲的「高陰入」(1)、「低陰入」(3)、「陽入」(6)分別以1、3、6表示。

到了電腦時代,很多粵字大五碼系統一開始時無收,寫粵文不大方便。香港政府早年曾經整過套香港增補字集,收錄了擴增粵字約5000字左右),如「啲」、「嘅」、「攞」、「摣」、「嘢」、「哋」、「冚」。屬最新一版的增補字元集中,還收藏所謂的「粗口字」。這套字元集,大部份粵語都寫得出。

因為不是所有電腦都裝了廣東話增補字集,有些是不能打出粵字時,會用英文的「o」來代替口字邊,將「啲」、「嘅」、「嘢」寫成「o的」、「o既」、「o野」、「o地」等等。

據說粵語正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雖然還沒有證據顯示粵語的消滅程度快過其他非官話漢語言。在中國大陸,推廣普通話政策令粵語的地位不斷降低,與此同時普通話等及其他地方語言正侵蝕粵語的使用地區。特別在中國廣西的粵語消滅速度同程度已經相當嚴重,人口比例已有一半人口祗會說普通話。

2010年廣州市民曾捍衛粵語行動後,民間對粵語的認識有更深認識和了解,為要保留粵語。另外,粵語文化不以籍貫來作為判斷對方是不是廣東人,是以語言作為判斷根據,而這是一種山嶺南文化,或是白話文化,當第一代移民意識到這種文化特徵後,就自然令到下一代掌握白話,白話生存下來,深圳第二代發生白話化可以作為研究白話為何在海外沒有語言環境的情况下傳承下來的縮影。

中國政府、學校鼓勵學生用普通話,教師在學校教育所用的都是普通話。加上電子媒體廣播都以普通話為主,因而令廣東粵曲、粵劇的傳統聽眾人群急劇減少。(曲則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