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劇淺談(七)

網上資料

粵曲唱腔的舞台語言是在1921至1927年開始轉變,演唱平喉白,不但可吸收廣府的說唱音樂如南音、木魚等。

21 11 8 7

早記載結合南音和梆黃曲(梆子和皮黃)是1924年由陳小漢之父陳醒漢演唱的《芭蕉島》之憶美。也因為演唱平喉白話,粵曲的調門也變為降B調。

白駒榮於1917年和千里駒在國中興班,把十字句二黃改為「八字句二黃」,令粵曲出現一種新的曲式,並成功把廣東白話引進粵劇及降調。及後是金山炳首先局部再將白話帶入粵劇,朱次伯與白駒榮將白話引進過程中也下了不少功夫。至於降調方面,戲棚做戲是要高調地大聲唱戲,而與白駒榮同期的小生太子卓還是唱子喉(假音),白駒榮已開始將聲調降低唱平喉(本嗓),唱腔自成一格。1920年,終把戲棚官話全面改為白話,由子喉演唱改為用平喉演唱。梆子和二黃一律唱低八度,使梆子、皮黃在風格上統一起來。

薛覺先率先引入新的化妝技巧及西樂樂器。在此同時,省港班崛起,薛覺先與馬師曾在劇壇界競爭進入白熱化成為薛馬爭雄的局面,促進了粵劇的改革和興盛。

據說:薛覺先與小提琴家尹自重合作設計「薛腔」。來自上海的呂文成將北方二胡的絲弦改成鋼弦,創出了高胡,音色高亢明亮。名伶陳非儂邀請梁以忠擔任其戲班的音樂領導。當時更出現了盧有容、梁金堂等著名編劇家,先後為馬師曾及薛覺先撰寫了不少名劇,故事也著重與當時流行的電影與話劇題材相近。

歷史資料記載,1925年廣州有40多班大型粵劇戲班,當中每一班的人數可以多達150多人。廣州出現「海珠」、「樂善」、「太平」、「寶華」、「民樂」、「河南」等十所大戲劇場。同期,開始產生「薛馬桂白廖」五大流派。當時大老倌的收入相當可觀,在每圓可購米兩擔的時候,他們的年俸可高達18000圓。因此很人認為藝人一夜成名後便名成利就。

據不完全的統計,這個時期活動於穗、港、澳的專業和藝人兼任的編劇家有100多人,新編劇目高達四五千個。可說是粵劇的黃金時代。(網上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