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樂事

小淳

《靜思文集》

如說人生似舞台,那麼,人類該是最佳的演員了,他們扮演着喜劇,也扮演着悲劇,我最同情那些在「愁」的生涯中,扮演無人問津的配角。

m 5 lk10

常言:「孤獨者必生憂鬱」,我自己也不知道內心何時結了這一顆百攻不破的憂鬱果,不過,我却以良友相逢,笑傲風月,快談心曲為樂。因為惟有友情的滋潤,才能使我暫忘煩憂,不致有「千金縱買相如賦,脈脈此情向誰訴」的喟嘆;並且,與友暢敍幽情,足以使我的心靈得到依傍。

有友情的共鳴,固是人生一大樂事,卜口土田金 一首小詩,亦能使人樂而忘憂,沉浸在詩境中,使人彷彿見到大自然淒迷的景色,也使人彷彿陶醉在人間夢幻的感情之中。秦才游的「霧失樓台,月迷津度,桃源望斷無覓處」,更是夢中山水,引人入勝;儘管林黛玉的葬花詞賺了我的眼淚,但我仍愛以詩為伴,讓詩詞洗去我這恰似一江春水的無盡之憂。

人生如水上浮萍,聚散無常,總會有無端的困擾。如果能以小丑的姿態出現在人生的舞台,必可左右逢源。可是,要抹殺一個人的性格該多困難!儘管尼采大聲疾呼:「痛苦的人生沒有悲觀的權利」,亦抵不過友情的慰藉,靈犀的相通,以及指點煙雲、互詠美詩之能使我的愁付諸東流! (文:小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