應對有誤

娟兒

《美言美語》

王:昨天你去應徵那個位置,有沒有成功?

m hj10

趙:沒有,雇主跟我接洽時,我竟說錯了一句該死的蠢話。

王:你說錯了甚麼話?

趙:他問我會不會做這工作時,我回答說,我簡直可以閉着眼睛做。

王:這句話並不差呀!

趙:也許不差,可是他們要的是一個守夜的人呀!

《自有秘法》

射擊的教官目瞪口呆了。他說:你只向三百碼瞄準,怎會五鎗都射中六百碼外的紅心呢?

那小伙子說:你看到中間的那塊大石頭嗎?我用了它來反彈子彈。

《體溫感化》

大次我到美國去觀光,在一個寒冷的冬天早晨,我看到一個男人坐在大街的行人道上,我以為他受了傷,因為地面上的冰結得很厚,而他却坐着不動。

我走近問:先生,要我幫忙嗎?

他笑着說:謝謝,不必了,我只是想用自己的體把屁股下的冰融化掉。

然後他站起來讓我看,原來冰底下有一張五十元大鈔。(文:娟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