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昏即景

曲則全

西邊蔚藍的天空裏,斜掛着一火球似的夕陽,像是遊倦似的頑童,拖着懶散的身軀,向遙遠的天邊隱去,下滿天瑰麗的彩霞,吻着山頭,使赤紅色的泥土,變得更加艷麗。不是嗎?「夕陽無限好,祗是近黃昏。」

m 20 pk4

天,變得深沉沉,白雲片片,翠色的山峯,籠罩在烟霧般的嵐氣裏。原野是如此的靜,靜得連一絲樹木婆娑的音都沒有。山腳下隱約的農舍,正昇起一縷縷的炊煙。遠處,辛苦竟日的農夫,停止工作,荷鋤驅下,踏上歸途。

傍着山腳有兩口塘,方形的,一池常綠,閃閃波光,陣陣漣漪。岩畔,蘆花隨風搖曳,顯得那麼的輕逸、瀟洒。近處的山峯,倒映在鏡般的塘裏,塘色野景,說不出的美,寫不盡的詩意,像幅潑水墨山水。

遠處都巿,五彩燈火,如後春筍似的,一盞盞亮起,在朦朧的天色裏,歷歷可數。羣山如墨,蟲聲吱吱,踏着露珠,漫步田壠,陣陣涼意,傳自腳心。疏竹濃樹,依依靠靠,相傾相訴,彷彿熱戀中的情侶,令人生羨。(文:曲則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