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曲

谷仁

灰色的蒼穹,跳躍着一顆寒星,孤零零,冷清清,閃動着淒厲的微光,隱約約,行將消逝。

m 20 ei19

東方的曙光吞噬了孤星的光芒,低垂的夜暮漸漸地掀開了。昨夜的雨水洗淨了流光的足影,淡淡的藍空嵌着幾許白雲,着人生的浮沉,陣陣的寒氣,沁涼了心扉,昨夜的死寂又復活了。

踩着自身的孤影,匆匆的踏上人生的旅程,片刻的駐足,片刻的因循,留下了太多、太多的嘆息,江水悠悠,水長流,流盡了永恆,也流失了心魂。(文:谷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