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望

谷仁

相信不是太多人喜歡寫日記了,用一支筆暗暗地向着自己訴述,把隱藏在心靈深處的創痕,暴露出來,也把希望記在紙上。

m 20 ei9

我曾經把希望故意裝潢得燦爛奪目,然後再給攜帶而去,不是嗎?

春天裏,交給乳燕,希望是輕浮地走。

夏天裏,交給鳴蟬,希望是叫囂地走。

秋天裏,交給小蟲,希望是憂鬱地走。

冬天裏,交給白雪,希望是冷酷地走。

我不煩再交托任何人,時光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的生命,慢慢的被記憶的齒輪所軋碎,被無情的希望所熔蝕。我不再爬入記憶的深淵,我不再刻裲希望的美境,我祗願用草鞋,把希望寫在廣漠的原野上,用大地作溫床,用陽光作熱力,開出新的花朵。(文:谷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