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文章、一服心藥

陳孟玲

如果筆者說:「寫作可以治病,特別是心病。」你們可會同意?凡是有過寫作經驗的人,相信多數是會同意的。但對於一些視寫作如畏途,或是舉「筆」維艱的人,以上的說法似乎就有點匪夷所思了。可是,若然你們能看看以下的真人真事,說不定連自己的寫作畏懼症,也可得到治癒。

 cl4

《走過死蔭的樹下》是一本由香港的精神科醫生莊紹賢所寫的書,她的妹妹莊頌賢很多年前,曾因赤柱塌樹意外而不幸死亡,當時,莊醫生親歷喪妹之痛,令她一度過着哭至決堤的悲傷日子,事隔五個月,心情一點也未能改善,於是,她決定執筆書寫她自己這段傷痛經歷,一方面她應用了心理輔導的敍事治療法(Narrative Therapy),另一方面,她希望可以給社會一本由精神科角度出發的生死教育參考書。不過,最初落筆的時候,她仍是一面流淚一面寫的,但當她愈寫下去,心情便漸漸開始有點平伏的感覺,一直徘徊於死別之痛的她,心情亦隨着這本書的完結而變得輕鬆了,看通了,不再把自己困在哭泣悲傷的死胡同裏。有關書中的內容,在此不作詳述了。

另一個實例的主角就是筆者自己,每當我感覺鬱悶的時候,我就會拿起紙筆,即時把我覺得不吐不快的心事,全寫出來,雜亂無章的思緒不要緊,東拉西扯的字句不要緊,沒有系統的編排不要緊,似是而非的內容也不要緊,反正這些文字並不是打算給別人看的,我只是以「它」來發泄自己內心的不安不快而已,當我完成了這些「文章」後,心情頓覺開朗,不再愁眉苦臉,不再作繭自縳,無需找別人傾訴,當然更無需看心理醫生,原來,以書寫來療傷,的確是奏效的。

在我們的生命中,常常出現一些不請自來的災禍,偶然,更會遇上禍不單行的哀痛與無助。此時此刻,除了依靠別人物質上與精神上的援助之外,最重要的仍是要靠自己,如何面對困境,重新振作,找尋能幫助自己可以堅強地重生的方法,寫作便是其中有效的方法之一。特別是悲痛與絕望往往會在夜闌人靜時來偷襲我們,令我們愈想愈苦,愈想愈痛,這一切都是筆者曾經有過的經歷。

起來吧!寫出自己的心事吧!這是唯一不需靠別人而自己可以療傷的方法,每篇自己寫的「文章」,都是自己的一服心藥。所謂「不平則鳴」,試試以手代口,寫出自己的不快,一經寫畢,自然怨氣全消。「我手寫我心」這句話,不正是這個意思嗎?(文:陳孟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