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念親恩

陳孟玲

執筆的今天,剛好是筆者的生日,猶記以前我每一年生日,都一定是和父母一起度過的。今天雖然已是天人相隔,但我仍是會執着地改用另一種形式與他們相見相聚,原因是自己生日那天,就是父母親同時要忍受着十級痛楚的一天。

 cl1

當母親正忍受着肉體上十級之痛的時候,無論在產房內或外的父親,何嘗不是正忍受着十級的心痛(眼看着愛妻受苦時,自己能不心痛如絞嗎?)。既然父母恩情如此深,自己的生日又豈當母親正忍受着肉體上十級之痛的時候,無論在產房內或外的父親,何嘗不是正忍受着十級的心痛(眼看着愛妻受苦時,自己能不心痛如絞嗎?)。既然父母恩情如此深,自己的生日又豈可忘親恩?可忘親恩?

到底我是用何種形式與他們相會呢?今天早上,我把自己打扮得美麗一點,隆重一點,不是為了自己,而是希望能取悅父母,因為他們最開心是見到我穿着得「靚靚」的。既然我選擇了這天的早上與他們共同度過,我當然要令他們感到欣慰和開心才是。打扮完畢,我便拿着一本經文,前往佛堂。禮佛完畢後,我便坐在爸爸媽媽的靈位前面,誠心地讀了全本經文。一方面是為爸媽祈福,一方面是利用這段時間來陪伴他們,接近他們,希望他們在極樂世界,也能感受到我對他們的呼喚,同時亦能感應到我對他們的愛意。因為我深信只有「愛」才可以打破時空的界限,無懼仙凡的阻隔。否則,我又豈能常常在夢中與他們相聚呢?這一個早上,我便是如此地與父母一同度過。到晚上,才再與兒媳和孫女們一起吃飯。基本上,我這幾年的生日,都是這樣平靜地度過的,內心的感覺是既溫馨又充實,無需甚麼名貴禮物,無需甚麼奢華盛筳,能夠與家人歡聚在一起,

已是千金難求、心滿意足了。

對一般年青朋友來說,生日應該是他們最期待和最雀躍的好日子,大多數青年都會預先安排好一連串豐富的節目,與志同道合的朋友們共同慶祝。又或許剛好相反,是朋友們預先安排好節目和禮物,好給當天的壽星仔或壽星女一個警喜---surprise!不過,無論如何度過,都是希望自己能擁有一個難忘和開心的生日而已。然而,在自己歡樂之際,可有想過自己是從何而來?來到這世界的第一刻,首先是誰與自己在一起?又是誰從最痛的剎那間轉為極樂?世上會有誰因為自己的降臨而感到無比的興奮和快樂?今天的「我」,是由昨天的「我」而來,昨天的「我」,便是從父母而來,在我們這段漫長的成長過程中,父母給予我們的一切,是這世界上無人能及的。因此,在我們生日那天,無論如何,抽一點點時間出來奉獻給父母親,或與他們喝一個下午茶,或留在家中與他們短聚一會。畢竟,父母親是世上最容易「氹」的人,小小的心意,已足夠令他們笑逐顏開,回味無窮了。其實,中國人的飲水思源,只不過是如此而已。(文:陳孟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