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劍輝劇中形象高度浪漫化

文華

《翻開任劍輝的片目》之四

50年代中期,古裝歌唱片、粵劇故事片、粵劇戲曲片數量大增。據估計,三者加起來,每部佔粵語片總產量30%以上。

Yam Kim Fai39任劍輝劇中形象高度浪漫化。

三種片類,任劍輝都大量演出。從1956年愈往後數,則好戲愈多,演出也愈見專注、精彩。到1959年進入高峰狀態。計有:1957年《宮主刁蠻駙馬驕》、《洛神》、《唐伯虎點秋香》、《畫裏天仙》;1958年《紮腳劉金定》、《三審狀元妻》、《火網梵宮十四年》、《正德皇夜探龍鳯店》、《桃花仙子》、《一年一度燕歸來》、《梁祝恨史》、《香銷十二美人樓》,唱做認真,製作水準以上之作。至於1959年由於製作認真,任劍輝的舞台演出亦處於高峰時期,影片成為任劍輝(與白雪仙、芳艷芬等名伶)舞台藝術的精華紀錄,其中一些甚至是傳世的經典。

任姐在舞台上已建立的形象—多情才子、書生。無論悲劇或喜劇都突顯任姐那風流倜儻、溫文儒雅、有情有義的性格。而唐滌生為仙鳯鳴而寫的一系列任白波搭檔的名劇,更把任姐形象高度浪漫化,從日常生活的「戲迷情人」提升為理想化的偶像-至情至性的戀愛,刻骨銘心的盟誓,如詩如畫的邂逅、追求,都發生在任白這天生一對的愛侶身上,由她們具體而微表演出來。還有比較深層的愛慾妒憎、名利鬥爭、家仇國恨的浮現,這都使得任白的形象與唐滌生的名劇進入人們的集體記憶中,成為典故。

Yam Kim Fai40

60年代粵劇不景氣日漸深重,舞台演出更少。整個60年代,粵劇都處於衰落狀態,粵語電影亦見急亟求變之象。由於外片和國語片技術條件較優,古裝歌唱與戲曲已漸不能滿足觀眾。60年代初,粵語片掀起神怪武俠片。武戲迅速取代文戲,李少芸、余麗珍合組的麗士影業公司這時開拍了一系列粵劇武戲改編的影片,以彩色、武打、俠義、神怪為號召。余麗麗為刀馬旦,文武生是有小武功架底子的任劍輝,再配能文能武的羅艷卿、陸飛鴻等。1961年的《金鳯斬蛟龍》、《無頭女賣頭尋夫》、《無頭正宮教子鬧金鑾》、《花蝴蝶三氣飛天貓》、《百鳥朝凰》、《三宮六苑斬孤妃》;1962年的《金鳯銀龍雙掛帥》、《金鐧怒碎銀安殿》、《羅成叫關》、《雙太子飛渡雁門關》;1963年的《七手八臂觀世音》、《七彩寶蓮燈》、《二郎神楊戩》;1964年的《金箭銀龍》。小武出身的陸飛鴻創辦飛鷹影業公司,邀請任劍輝主演《狄青》(1961年)、《狄青五虎平西》(1962年)、《龍虎恩仇龍鳯配》(1962年)、《還我山河還我妻》(1963年)、《大紅袍》(1965年)等武戲為主的影片。

1960年至1964年間,任劍輝所拍的幾乎全是古裝歌唱、戲曲片(共約30部)。

1959年唐滌生辭世後,任劍輝已甚少在舞台演出,也不再依戀才子佳人,仙鳯鳴在演完《新白蛇傳》(1961年)已封箱停演,此後任白專心培植下一代,乃有雛鳯鳴劇團的出現。(資料:摘取香港電影資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