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好逑達至藝術最高境界

菲雄

《藝術旦后-陳好逑》之四

陳好逑將她的愛好吸取學習,從學習中吸取經驗,繼而將經驗鑽研修養,達至藝術最高境界。這份藝術涵養,並不是每個人都能積累。

Chen Haoqiu8陳好逑達至藝術最高境界!

藝術,沒有臨急抱佛腳這回事。初學時,必須多學廣見,本領由少而多,本事多了以後,漸知收斂、控制,於是由多而少再而好,等閒一手一式都經過千錘百煉,這是藝術修養規律。

2012年,香港公演《觀音情度韋陀天》,此劇是被稱為一絕由陳好逑演《金玉觀世音》外一章。香港八和會館組織業界眾兄弟姊妹,隆重排演幾個傳統例戲。例戲指特定節慶例必演出的酬神、祈福劇目,這次演3天例戲,每天戲碼一樣,包括《觀音得道》、《香花山大賀壽》、《加官》及《天姬送子》。

《觀音得道》,是在1966年九龍城戲棚以來最大型演出。廣東班採用民間流行傳說,妙莊王第三女兒妙善公主,一心向佛,通過鐵柱磨成針、竹籃挑水、修煉3年,終成正果,得道成為觀世音。

閱讀一篇觀後感,摘要如下:「《觀音得道》主要演妙善成佛之前「人」的故事,拒父王、受磨煉、袪書生、得道成佛,由老中青幾輩花旦分飾不同場次裏的妙善,而演繹觀音一角就是陳好逑。

Chen Haoqiu9

陳好逑年已屆高齡,80多歲的她,演磨柱、擔水兩段戲,還可以表演車身(連續轉身)、拗腰、絞紗(躺在地上,兩腿連續絞轉以帶動身體翻滾),戲文要求三番四次雙膝跪下,再站起來,她動作自如,不用任何旁人旁物支撐,可謂天道酬勤。

演程式,或許青年花旦們都有聲有力,她們最缺的,是妙善獨有的氣質。相對來說,公主容易做,小姐容易做,但演好那與眾不同、早有慧根的妙善就難度高。

陳好逑能演繹了溫順、忍善、簡樸,但堅持道心的隱然佛性。得道前,在人世間,嫻靜端莊的氣質,這要看演者的身體語言,台上的陳好逑不會「郁來郁去」,立眉瞪眼,她舉止斯文,自然淡定,連走路都好靜,在鑼鼓恰當力度配合下,舉步輕盈,肩不亂動,手眼身步功法的凝神與節奏全蘊藏在內。她演的堂堂正正,又沒有不好接近的傲然,正是觀音本相。妙善得道,不無道理,觀在乎心靜,才達至觀自在,念眾生,救苦救難的佛性。

相由心生,樸實靜雅,內斂必須來自內心,陳好逑不用刻意外表「扮」觀音,而是充份顯露出對觀世音的認知。小如雙掌合什,不在表層,那種全心鄭重,虔敬如在。」(文:菲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