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字由丹田泛入腦際

資料搜集

《唱戲入門》

汪桂芬本為長庚琴師相隨既久,親炙自深,兼具天賦一副好喉嚨,故竊得長庚發聲令字之全訣,而又以長庚過於古峭恐不入時,乃用其意,變成一種高亢之聲調。

c 9 oi3

字字由丹田泛入腦際,由腦際輚入鼻中,真是一字之重,不管百鈞,唱文昭關硃砂痣取成都天水關戰長沙等劇。雖長庚亦為之擊節叫絕乃於程長庚余三勝張勝奎三人外,獨樹一幟,號為汪派。惟是派聲念字,較程余張三人尤難,摹仿者鮮能得法,故數十年來,能略得其梗概者,僅有三鳯卿一人,但是鳯卿祗學得其一半腔調未曾學得其聲音間有一二處發聲念字,頗有意思,又為嗓子悶極運花不開本音頗像餘音大不像矣,然汪調至今不成廣陵散者,猶賴有鳯卿,學此絕調而能到此地步,亦不可厚非也。

譚鑫培初唱武生無甚見聞後改唱鬚生,即以長庚為根蒂以三勝枝葉,故其發聲念字,柔中帶剛,腔調蒼涼懇摯,如空城計洪羊洞李陵碑烏盆計賣黃馬等,每念一字,似乎毫不費力,其實一字之摹練,奇正相生,均有千迴百轉之勢,故能於汪桂芬之外,又獨立一幟,號稱譚調,鑫培此派,較汪派容易摹仿,祗須略有嗓子,便能得其形似,故學鬚生者,羣趨是派,然摹仿雖易欲精甚難學者雖多,佳者甚少,前後學譚調能得鑫培皮毛者汗牛充棟,能得鑫培神態者,不過買洪林李鑫甫貴俊卿與王又宸數人而已。(資料搜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