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寶珠演《劍雪浮生》

小碧

《情繫影迷公主—陳寶珠》之三十二

身居海外的我,當陳寶珠復出舞台,首演舞台劇《劍雪浮生》,筆者是首場席上觀眾,當時並非以一個傳媒身份出席,更不是以一個寶珠迷來觀賞,而是以一個普通的觀眾心態來捧場。

31 a觀眾看的就是這個神髓。

踏足香港演藝中心,環觀四周的海報和場內的布置,感覺香港出現一個猶如百老滙的場地,如非是她….香港藝壇不會再重現這輝煌而熱鬧的場面;如非是她…我們難尋獲昔日的舞台;如非是她….任劍輝的影子不會浮現在眼前!

帶着這份激情….帶着這份愁緒…帶着這份情懷…帶着輕輕的腳步進入場館,隱約聽到久違了坐在觀眾席的笑聲和呼吸聲…!各人都在期待舞台上揭開序幕的一刻,再睹已濶別我們二十多年的影迷公主陳寶珠重顯舞台風姿…。

萬眾期待,身穿任姐收山戲寶《李後主》戲服的陳寶珠終踏出虎度門了,台下已掌聲雷動,觀眾目光都凝聚在舞台上的陳寶珠。看這一刻的感覺是,她雖是陳寶珠,但卻有任劍輝的神髓,尤其當她演繹第一段對白:「人家一招“順水推舟”,我就變了哪隻“舟”,之前不知哪個強拋“浪頭”,我可不知道啦。」陳寶珠連任姐幽默的一面,都能演繹得栩栩如生,最難得是陳寶珠並非在模仿任劍輝,而是她在演繹任劍輝。

31 b觀眾看的就是這個影子。

「四十年來家國     三千里地山河

人生能盡藝河無邊    往事知多少   

君休笑      無端回首話前塵  

披星月照不歸身    慧劍豈無痕

一往情深    留待台前慨贈」

雖是陳寶珠唱腔的韻味,但唱出了任劍輝的聲腔。相信觀眾的內心與我一樣充滿膨拜,我們認識的陳寶珠回到舞台了!

32 c觀眾看的就是這幽默的一刻。

《劍雪浮生》戲內其中一節內容,是講述當年任姐與羅品超的一段感情戲,只是幾分鐘的演繹,陳寶珠發揮得淋漓盡致。

「男:好一句就此退堂

   女: 千斤重     未說聲低低      心痴痴   心細細

  男:心碎了

女:心深處     慧劍一揮甘願忘遺

男:我漸覺風淒淒    君去後   我當必苦策自勵

合:浮沉藝海比過高低

他朝有日台前見   才悟証真與偽

祗恐醉醒依舊迷    當中真相已是謎」

猶記得1980年初期,廣東粵劇團在中國開放後首次赴香港演出,當時有份參與的粵劇老倌有:羅品超、文覺非、陳笑風、林小群等等,任姐和仙姐都親自到香港九龍紅磡火車站迎接,並安排記者連串的採訪;在香港的新光戲院演出期間,任姐和仙姐都有前往捧場,在後台還倍伴眾老倌與在場的記者談笑風生,此情此景還歷歷在目。

當時,專走訪粵劇的老一輩記者,已在後輩的記者面前爆料,道出當年任劍輝與羅品超之間的一段戀情。

在《劍說浮生》看到由陳寶珠演繹這段刻骨銘心的愛情,不但陳寶珠說被「鑑哥」的痴情深深所感動,甚至連觀眾都如是。

32 d陳寶珠《劍雪浮生》演繹恩師任劍輝平生點滴。

《劍雪浮生》是一部描述《仙鳯鳴劇團》的組合中,有關任劍輝、白雪仙、唐滌生之間相交相知的傳奇故事。

陳寶珠濶別藝壇26年,重踏舞台,盡己所能所學,於《劍雪浮生》中演繹恩師任劍輝平生點滴。

不是因為結合這元素,《劍雪浮生》怎可演出一百四十一場,突破香港歷年演出舞台劇的光輝史績。(文:小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