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姐執法令陳寶珠身不由己

小碧

《情繫影迷公主—陳寶珠》之十八

任劍輝和白雪仙組織的《雛鳯鳴劇團》,屬意以陳寶珠和李居安為兩大台柱,領導一群新人演出。據知《雛鳯鳴》頭炮演出《碧血丹心》時,陳寶珠在劇中飾演李定國一角,但到了《幻覺離恨天》之後,却沒見陳寶珠在台上演出,曾一度引起敏感人士諸多揣測。

18 2左:梅雪詩、白雪仙、陳寶珠。

據說,陳寶珠雖然事前已經徵得任劍輝和白雪仙的同意,將她與龍劍笙分成AB制來飾演賈寶玉,碍於陳寶珠片約實在太忙,難於分身而疏於排練,又怎可輕率上台呢!由於《雛鳯鳴劇團》有別於其他的戲班,每有演出,不但要經過嚴格排練,不論唱做功架如何,每一舉手投足,都必須要配合其他演員,緊密地作出情感的交流。

18 1當年雛鳯鳴分配龍劍笙是B角,陳寶珠是A角。

有規有矩始成方圓。即使任、白放心讓陳寶珠上台,寶珠本人也不想貿然造次,扛胆上台。既然陳寶珠立意要參加《雛鳯鳴劇團》今後的演出,為免多生枝節和受到影響,白雪仙就不能不向陳寶珠提出約法三章:

  1)    必須依照指定時間,到指定地方排練。操練場地包括:銅鑼灣開平道白雪仙家中;中環勵精大廈頂樓「白雪仙影迷俱樂部」和灣仔東山台鄭公館。

  2)    既同意參加《雛鳯鳴劇團》演出,以後便不能再參加任何粵劇戲班的演出。

  3)    所演出的角色經由團方決定,不能為所演出角色的輕重而中途退出。

對於這約法三章,陳寶珠在第二項是徹底做到,因她在當時是《慶紅佳劇團》台柱之一,與南紅、羽佳共同演出,但為了參加《雛鳯鳴劇團》,陳寶珠只好毅然退出《慶紅佳劇團》。

忠於藝術飲泣到天明

當時陳寶珠已在演藝界初露峰芒,對仙姐的三章約法,第一及第三項,却令陳寶珠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眾所周知,《雛鳯鳴劇團》每有演出都非常嚴格排練,而陳寶珠又要兼顧拍戲,折衷辦法就是雙方談妥排練時間,以不碍團方的排練為原則;而角色輕重的分配,每一個演員都機會均等。總括言,即可能是ABC制中的主角,也可能是排班站立的閒角,每一個演員均一視同仁,陳寶珠也不例外。

18 4陳寶珠魚與熊掌下如何作出抉擇?

片約纏身,已令陳寶珠分身不暇,再加上要參加《雛鳯鳴劇團》的演出,使她大傷腦筋!若要演出一齣好的粵劇,自然需要勤加排練,不特任姐、仙姐要求嚴格認真,即使陳寶珠本人,亦希望每次踏上台板,都能演出一齣好戲給觀眾看。陳寶珠忠於藝術,自當不敢怠慢勤於練習。無奈片約纒身,拍片又不能缺場,否則勢招致電影公司的損失,即使展期一天,場租及其他費用,往往要損失過萬;就算不用她賠償,陳寶珠也為了忠於職責,不能罔然置之不理。

當年要一個十多歲的小女孩在魚與熊掌之下,該如何作出選擇?她為怕任姐和仙姐誤會她不中抬舉,常常為此事而飲泣到天明!陳寶珠為忠於藝術而飲泣,是一個視藝術如生命,及擁有藝術崇高思想的藝術工作者。

最後,陳寶珠作出了拆衷辦法,就是放棄了《雛鳯鳴劇團》之外的其他班約,預先作出工作排程,以不影響《雛鳯鳴劇團》排練及拍電影之片期為限,終於得以舒解一度成為問題的排練工作。(文:小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