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雪仙終認陳寶珠是徒弟

小碧

《情繫影迷公主—陳寶珠》之十七

《再世紅梅記》最後一場演畢後,仙姐親往後台,陳寶珠執弟子之禮上前迎迓,師徒二人欣喜相擁。

17 c仙姐終認陳寶珠為徒。

此時,仙姐對陳寶珠說:「你能做到!」即時陳寶珠喜極而泣,相擁仙姐聲聲答謝說:「仙姐,因有您所教、指點,仙姐對我嚴格要求是應該的,這樣我才可以做到!」仙姐拍拍陳寶珠肩膀說:「學到又乖,還有小小反應我會教埋妳,錫晒妳!」師徒二人相擁而泣。

17 a童星年代芳芳有緣與仙姐結片緣,反而寶珠沒這份緣!

陳寶珠演《再世紅梅記》和《牡丹亭驚夢》能有口皆碑,絕對不是靠「陳寶珠」三個字!沒有恩師任劍輝所教,沒有師傅白雪仙所指,沒有陳寶珠用心演繹,因為結合這元素,才可獲得如此好評。陳寶珠每滴淚水都能充滿感恩之情,心感慶幸今天還有仙姐從旁加以教導,令她更能領會當年恩師任姐演戲的神髓。

最令人興奮的….是白雪仙終於認陳寶珠是徒弟了!

此情此景,確實令人感動!如任姐在天有靈,她一定倍感欣慰。

17 b年幼時寶珠常到任姐仙姐家中拜訪。

從一些報界老叔父口中所說:「當年因為陳寶珠片務繁忙,無閒兼顧《雛鳯鳴劇團》的演出,因而觸怒了仙姐。就此仙姐對陳寶珠的態度非常冷淡。

80年代一位已屆將近退休的報界叔父送了一本有關任白組《雛鳯鳴劇團》的紀念刊物給我,說道:「這本刊物對將來要寫陳寶珠與雛鳯鳴會有很大幫助,而其中刊物有一段內容是這樣…..」

當時(年份約於1964)陳寶珠片約已非常繁重,無法經常參加《雛鳯鳴劇團》的排戲工作,因而曾一度令白雪仙甚為不滿,曾私下約見陳寶珠開閉門會議以商討。(文:小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