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姐捱窮不揮金如土

文華

《仙姐憶述盟友任劍輝》之二

小時候,任姐曾做過「扑線頭」(將在線軸上捲緊的線用錘子打鬆,再將線頭抽出,重新捲好)。

Yam Kim Fai25

任姐捱過窮,所以不揮金如土。

任姐的祖父是賣滷味的,因為以前重男輕女年代,祖父將賣不完的滷味水豬耳分別家中男孩子吃,任姐沒口福吃。

因為曾經窮過,所以任姐不會揮金如土,每用錢都會預算過。任姐很愛錢(笑),很愛演戲。因此很少推掉演出和拍電影的機會。任姐常笑我很幸福,不曾嘗過捱窮滋味。

任姐早期演粵劇,是做小武。那時我還未認識任姐,不清楚她是否常練功。後期開始懶惰,真是「開口都不願唱」,她說:「何必太認真呢,都沒有錢的。」(沒好氣!)但她一唱起來就很認真,很富感情。

任姐為人挺風趣,富幽默感。買東西精打細算,對玉器有偏愛,但首飾之類也不多,只會買精品。任姐常說我:「平就話低,貴又話靚。」任姐尤其喜歡買看毛衣,滿一房間都是茄士咩毛衣。因為任姐怕冷,大熱天也要拿件毛衣外出。天氣冷時,會穿兩件晨褸,外面還要多加一件背心,像「老夫子」一樣。任姐平時在家喜歡穿大衿衫,不演出的時候,很講究打扮,很愛美。

Yam Kim Fai26

任姐粵劇功架深厚,是天生做戲行的人。惟一弱項,就是語言能力較差,總學不會說國語。但惟是任姐記憶力極佳,能夠記及很多劇本。前一輩的戲人,記憶力比現在的人好。現代人做戲,只做兩三個劇目,便說辛苦。從前我們在鴻運劇團做戲,農曆新年由年初一做到年初七,每天日場夜場的劇目都不同,做足十四場,那才是真的辛苦。

任姐很少看自己的電影,有時間寧願打麻雀。但學生演戲她又一定去看,最喜歡去後台跟波叔聊天,她是一個不能靜下來的人,喜歡熱鬧。

除了打麻雀,任姐也愛跳舞,甚麼舞都會跳。任姐不會打球,而且怕水,所以不會游泳。

任姐愛寫東西,拿起筆就寫,像日記式的寫作。有時看到一張藥方,就會抄下來,說有機會送給別人也好。由此可見她心地很好,她會想到藥方對別人有用,所以就抄寫下來。

任姐的字跡很草,她沒受過甚麼教育,只讀過兩、三個月的書,但是她認得很多字。看曲本看多了,也就認得很多字了。任姐甚麼都做很好,但是做人就糊塗得不知所謂。

任姐有一個習慣,旅行時喜歡睡自己的枕頭,可以容易一點入睡,我跟着她外遊,總是一手挽枕頭一手挽被。以前我們旅行時都是坐經濟客位,其他乘客見到我們進入機艙,就會拍手歡迎,十分高興。後來任姐說,年紀大了,不要再坐經濟客位這樣辛苦,不如坐頭等吧。在頭等艙裏,我會將一塊人造毛皮鋪在地下,讓她睡覺,她要躺在地下才能入睡。即使遇上氣流,她也照睡如儀。(資料搜集:文華)